相关文章

济宁:朋友圈微店购物藏猫腻 劣制品摇身变进口面膜

    几乎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里都不乏刷屏卖东西的朋友,“熟人经济”大行其道,朋友圈里“商风”劲刮。但是,没有实体店和第三方交易平台,也没有经营许可的束缚和有效监管,假劣商品逐渐混入其中。而因为交易行为脱离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消费者一旦上当,就陷入了维权孤立无援的尴尬境地。

    假劣制品摇身变进口面膜

    “我花1200多块钱在海外代购了6盒奶粉,打开包装一看,保质期只剩下不到1个月,宝宝就是天天喝、顿顿喝也喝不完。”为节省运费,家住柳行街道的市民张女士在朋友圈的微店里一次性购入了几个月的奶粉,却遇上了这么一档子烦心事。

    微店的店主是张女士在海外读书的同学,扯下脸来要求退货怕感情,不追究的话千多块钱就打了水漂,最终,双方经过多次交流达成了处理意见,但朋友间的隔阂也就此衍生。

     微商经营的“零门槛”,导致了无法保证货源质量,朋友圈也就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温床。一位做韩国化妆品代购的济宁微商刘女士向记者透露,很多韩国代购的化妆品实际上就是国内工厂加工的假劣制品,生产之后运至韩国,摇身一变就成了进口面膜。

    “很多微商的进货渠道不是产品生产商或正规供货商,有些厂家直接发货的,他们连商品实物都没见过。”另一位经营微店的济宁市民成笑的话,也证实了假冒伪劣横行的说法。销售的产品是真是假,有无经营许可,很多微商都难以掌握准确信息,而她也曾因销售化妆品造成朋友脸上起疹子而关了“店面”。

    注册“零门槛”监管无从谈起

    除了朋友圈直接分享发布,很多微商还开起看似正规的微店,那微店里的产品是否更有保障?注册一个微店需要办理哪些手续?为了体验一把开微店的过程,记者用手机搜索“微店”,在数十种微店软件中选择了一款下载,按照指引填写所需资料。

     记者发现,开微店的过程非常简单,手机号、身份证号和一张银行卡,短短几分钟一家微店就注册成功了,随后即可完善信息、上架商品,几乎是“零门槛”。“现在的微店既无经营许可证也不受第三方平台监管,属于存粹的个人交易行为,不受《消法》保护,维权也就无据可依。”济宁市消费者协会相关负责人王敦荣说,目前针对微店的主要法律依据是《网络交易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从事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但实际上,只有极少数微店具备这样的营业资质。

    “虚拟的网络环境,隐秘的单线联系,没有实体店的束缚,相关部门的监管也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任城区工商局市场科工作人员说,因为少了工商注册环节,店主的个人信誉、商品的质量、退换货等规定的执行情况都无法保证。

    微店认证势在必行

    尽快纳入信用体系

    “微店是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现在微店所面临的混乱状况与淘宝上线之初非常相像。”曲阜师范大学经济学院管理系主任王艳说,面对交易乱象,淘宝当初的做法是由第三方平台参与管控,让那些想要把生意做大、做规范的人,通过交保证金的方式成为会员,并加以实名认证。

     而除了加快店铺认证等规范化管理外,王艳还建议将“微商”的经营行为纳入到个人信用体系当中。微店的经营情况、是否存在欺骗行为,都可以被视作衡量个人信用的标准,可以有效约束微店经营行为。

    “面对微店的乱象,也不要盲目的喊堵、喊杀,不论是拓宽市场交易渠道还是促进全民创业,微店的出现都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王艳建议,当下最需要的就是建立一套监管、担保和维权制度,堵住这些潜在的消费和维权隐患,政府也可以出面进行适当的引导。(记者  高雯)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